0%

前往这样一个目的地还要准备什么呢?

我买了两本书,一本《乞力马扎罗的雪》,一本《塞伦盖蒂法则》。两本书读下来都让我有些出乎意料。《乞力马扎罗的雪》是短篇小说集,这本小说集写于海明威在欧洲和非洲生活游历期间。而这段时间他对自己的第二段婚姻开始产生了厌恶的情感。这本书更像一个絮絮叨叨的中年人的独白。只不过从若干个小说的主人公口中说出。《乞力马扎罗的雪》甚至通过描绘死亡而让自己在精神上感到解脱。不过令我失望的是,这种心境是否在非洲,是否在乞力马扎罗都不重要。也可以换成别的雪山。山只是背景,雪只是心情的写照。没意思没意思,我翻开另一本书,读了一半忽然感觉很有意思。这本本以为是枯燥的科普书,实际上更像是科学版的《人类群星闪耀时》,非虚构的写作手法,和对科学原理客观的阐述相结合。主要就讲了一个相生相克的道理。

疲惫会打败一切,让头脑变得混沌,视线变得模糊。浑身散发着困倦的气息。这倒是和北京六月下旬的天气相得益彰。

而这一切都是拜昨日的出行所赐,一个短途出差,一个当日往返的日程,一个为了下午一小时的会谈前往内蒙古的任务,而这一切在一天内发生结束。计划如此突如其来,发生在两天之前,让我次日前往鄂尔多斯。而经过确认之后才知道日期给错了,应该是后天。于是我有了一天时间预定机票和做出行准备。

这个旅程比较魔幻的开始,是因为组织者要我参加,想与客户进行对于项目的沟通。而邀请我的人一直在开会,我只能和另外一个组织者沟通确认。得到的信息是,这是一个团建活动,可能会安排短暂的时间与客户沟通。于是我终于有了一个前往的目的。而对于沟通的内容,目标和结果并没有一个交代。我只能通过和同事沟通大概确定了范围和要索取的信息。甚至还花了半天时间准备了PPT,腹稿一直在心里准备着,甚至出行前一晚都没太睡好。

根据组织者安排的时间,我预定了中午12:40出发的航班。倒也趁着机会早上送小猴上学。然后我乘坐地铁,前往机场。一号线、二号线、机场线,我背了一个巨大的书包,终于在10点左右到达了机场。T2航站楼。这个时候已经距离我吃早点有几个小时,我感到口渴,饥肠辘辘,想上了飞机一定大吃一顿。所幸时间尚早,并且也没有需要托运的行李。我的背包主要是电脑和衣物,我带了一件厚一些的外套,这时的北京气温在36度,已经让人感到闷热,但我的目的地是鄂尔多斯,深入内蒙古的腹地,想来气温肯定比北京低多了,穷家富路是我一贯秉持的原则,这次也不例外。

在机场我有大概两个小时的时间,直到与组织者汇合。这段期间我办理了登机牌,过了安检。在T2航站楼里游走了一番,最后在离36号不远的人少的座位上坐下,拿出电脑,继续写PPT。大概一个小时后,我关上了电脑。算不上准备完毕——因为没有目标,所以也无所谓完毕。就是多少有个准备,避免不知所措的尴尬。但这个时候我独自一人,等待着一群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组织者。有趣的是我不是组织者中的一员,只是因为业务关系产生了一些联系。哪个老师的徒弟的徒弟,是我公司的老板,诸如此类。一种荒诞的感觉油然而生,叠加上工作内容的虚无感。让我倍感困倦。

终于到了11点40,距离起飞还有一个小时。我也和组织者联系上了。但我的项目对接人正在陪领导——原来此行还有大领导带队。还有重要的人作陪。我们一干人等直到上了飞机也没看到他们,他们肯定是走了贵宾通道。直到飞机落地,我们才见到。组织者对我说:咱们落地后一起走贵宾通道就可以了,有人接。印证了我的想法。

鄂尔多斯。一个广告牌上的城市,和印象中“羊毛、煤炭、鬼城”诸多关键词相连。但在一个从未涉足过内蒙古这片土地的人来说,这个地名被北方草原的广袤所概括,甚至不如呼伦贝尔、乌鲁木齐这样的名字令人耳熟能详。最令我感到震惊的是抵达了机场看到“暖都欢迎您”的标语——印象中北方苦寒之地中的一个城市居然被称为暖都。

从北京飞往鄂尔多斯的行程只需要一个小时,值得一记的是飞机上并没有餐食,因为航程过短刚到平流层就开始为下降做准备了,不提供餐食的理由也非常充分。座位里只有一瓶矿泉水。这时已经距离我吃早点将近5个小时。我饥饿难耐,只能盘算下飞机后前往便利店买点饼干,以免出现因为低血糖晕倒在一众队友当中。并且在飞行过程中还因为湍流剧烈抖动了一次,让这段行程变得更加难受。然而下飞机后,看到举着牌子的机场工作人员。彬彬有礼地将我们引导到领导视察的那种中巴车上的时候,我想,完了。没机会吃东西了。

走出飞机,一股凉爽的感觉铺面而来。出门前我和小萌说,去塞北凉快凉快。果然,深入北方腹地就是不一样,天阴沉沉的,云非常厚非常低,带有凉意的风吹到脸上带走了机舱里的闷热感觉。我们坐在大巴车里(领导当然有一辆专车在前面)没开多久,居然下起了雨。车里空调开得贼冷,幸好我衣服穿的多,一上飞机就穿上了厚外套。

接下来的行程显得魔幻且无聊。众多人分为三组,第一组为老领导,据说是部长、院士级别的人物。第二组为地方陪同的领导以及我的对接人。我的对接人是老领导的学生的学生,算是革命种子薪火相传的后代。第三组就是前来参观学习的陪同人员。我自然属于第三组。三组人形成众星捧月的队伍形态,走到哪里都是像流星一样,甩出一个紧紧跟随的尾巴,先是在门口合影拍照。然后参观了一个展厅,最后在友好的气氛下进行了交流。展厅里有个讲解员带队,观看几个大屏幕,就像你在电视新闻里看到的那样,领导时而在屏幕前指指点点,时而和随行人员交谈,时而微笑,众人双手相交于丹田处,频频点头。我跟在队伍中间,一边想着什么时候能对项目有具体的交流,以及自己即将做的发言打着腹稿,一边忍受着饥饿。在展示大厅最后一个环节,我们看了一段精心制作的3D场景介绍,并且是那种超过视野范围的全屏3D动画,展示着各种高科技的成果。随着摄影机视角推进和拉伸,巨大的眩晕感包围了我。我想起前一阵去看穹幕电影的场景。那次观影我学会了如果觉得恶心就闭上眼,扶好把手。没想到这次用上了。

走出展厅好几分钟我才缓过来,听周围人聊天得知原来他们也晕。大家都不是神仙。这倒让我感叹老领导的厉害,那么大岁数了,看完了还走得很稳,走进会议室还能侃侃而谈。这次活动我的对接人后来就没有再和我说过话,也并没有安排项目对接,原因是计划有变,交流的时间被压缩了,而且交流仅限于领导高层之间的对话。我们一行人要做的就是坐成一圈磨屁股,并且频频点头。最后大家鱼贯而出,上车。接下来的行程是citytour,包揽城市美景和建设成果。到此我的行程结束,寒暄几句后,打车前往机场。

终于可以吃点东西了。我冲进机场,走了一圈后,买了麦当劳的套餐。大快朵颐。

整个行程我都在思考自己此行的意义。也许没有结果的行程和没有交流的交流才是常态。我来了,我参与了,我走了,这就可以了。

大概两个月之前,我们年度出行的计划开始执行。这个计划从前年开始计划,去年底就已经报名,今年七月份暑假的第一周出发。

计划开始执行的标志就是交了团费。而我们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进行了一系列并不复杂的准备。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预定机票和准备证件了。

机票预定

经过咨询,我们很顺利地预定了机票,航班是从北京飞往内罗毕,中间会在迪拜转机。都是陌生的地方,所以看来我们还能由此在迪拜的机场游览一番。除去机票,我们检查了护照,发现小猴的护照已经过期,于是前往出入境管理处办理护照换签。小猴的旧护照还是当年为了去希腊办的。新护照上的照片已经是个大孩子了。我们的护照倒还有几年才过期,剩下的就是打疫苗了。

接种疫苗

打疫苗是个算不上有趣但值得一记的经历。因为如果不是去非洲我们可能也不用接种黄热病疫苗。但值得一提的是肯尼亚要求前往的游客只需接种黄热病疫苗,而不必须接种麻疹或者疟疾疫苗。据说是因为肯尼亚并没有黄热病疫情,这么要求游客的原因只是避免将疫病带进肯尼亚。国际疫苗接种证明是一个黄色的本子,旅行社建议我们尽量提前预约接种,因为到了暑假旺季,疫苗可能不够,很多外地都没有疫苗只能来北京接种,导致供不应求。

我们找了一个周五前往出入境管理中心的防疫站,选在周五一方面可以打完疫苗后过个周末,还可以为疫苗后如果身体不适留出时间休息。那天天气很好,初夏的太阳温暖,甚至有了一丝燥热。尽管是周五,但打疫苗的人不少。取号后排队,很快就到我们了。先在接待处填表,然后去二楼接种。因为我们选了不体检,所以很快就轮到了我们。看着打疫苗的医生和针头小猴有些紧张,老医生很有经验地安慰他说,不疼,我给你快一点。大概也就几秒钟就打完了。小猴乐呵呵地说:一点都不疼,嗯,就是开始打的时候疼了一下,不过现在已经不疼了。

接种后观察了半个多小时,等到工作人员通知,我们顺利拿到了接种证明黄本。出来后正好快到中午了,也正好附近有个四季民福。那就正好吃它一顿吧。出乎我意料的是小萌并没有点烤鸭,而是点了炒菜和炸酱面。如我们所料,味道一般般,还不便宜。

Habari, jina langu ni Yinyu na mimi ni Mchina. Ninatoka Beijing. Hii ni mara yangu ya kwanza barani Afrika. Ningependa kuona vituko na wanyama wa Afrika.

你好,我叫Yinyu,我是中国人。我来自北京。这是我第一次来非洲。我很想看看非洲的景色和动物。

谢谢 Asante,和法语干杯很像。
Hujambo 你好
Sijambo 你好(回复)
Habari za asubuhi! 早上好!
Habari za leo! 中午好!
Habari za jioni! 晚上好!
Habari gani? 你好吗?
Nzuri! 很好!
Nzuri sana! 非常好!
Nzuri tu. 还可以
Jina lako nani? 你叫什么名字。


颠覆印象

肯尼亚是全球最大的茶叶出口国之一。(中国印度斯里兰卡肯尼亚)
马拉松世界冠军是肯尼亚人,基普乔格。出生地是在2500米左右的东非高原。

要做的事情

在肯尼亚晨跑。
兑换点肯尼亚钱或者硬币。

肯尼亚美食

乌伽黎也叫ugail,这是一种稠密的玉米糊。
肯尼亚手抓饭pilau,
肯尼亚薄饼Chapati
mandazi油炸圈饼
Sukuma Wiki是一道由东非甘蓝做成的菜
Mutura是真正的肯尼亚香肠


网上,至少是中文互联网上,对于肯尼亚的介绍并不多。我想找一些关于肯尼亚相关的内容,但不仅仅是看动物。比如肯尼亚的水果、美食、昆虫等等。但感觉并没有很丰富的信息。到底是对于肯尼亚人们并不关心这些内容,还是肯尼亚并没有什么这方面值得拿出来宣传的内容?

肯尼亚位于东三区,比北京晚5个小时


对于出行现在我已经变得非常佛系。早已把梦想的目的地埋在心底,比如什么山,什么草原,什么旷野,什么远方。一切坦途都化为了阻碍,索性我就不再起心动念。不再说什么想去徒步,或者去山野,还有虎跳峡。

周六青青比赛。

周日


开始读《乞力马扎罗的雪》。

  • 一开篇的故事《弗朗西斯·麦康伯短促的幸福生活》就是美国佬的Safari,有仆人和真拿枪打狮子那种。

  • 读了两篇,感觉很像之前读过的阿乙的小说。或者从年代传承来说,阿乙的文字像海明威。先铺垫一个细致的场景,然后是几个重要人物的关系,再从一个细节刻画出人物之间的矛盾。当男主角一个劲儿想去捕猎一只狮子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出肯定有事儿,而人物的性格让他不满足于平静的生活和人们的评价。但在自然界,争强好胜是不管用的,弱肉强食和谨慎地生存之道是不变的规律。这个故事有意思的并不仅仅是人与自然的对抗,而是这一切到最后是一个精心的布局,一个摆脱嫌疑的阴谋。

  • 第二个故事更像阿乙的一个小说,一个因为幼稚而导致的结果,一个事故,一个生命走向终结的短暂瞬间。这篇能够体会到海明威文笔的美妙。

  • 终于读到了《乞力马扎罗的雪》,同样是描写一个声明走向终结,但角色换成了一个中年男性。他因为受伤感染生命垂危。在被痛苦折磨的过程中意识渐渐模糊。回忆起曾经的各种经历,最后对死神的描写令人印象深刻,它并不是受持镰刀的骷髅,而更像一种氛围,在背后,在枕边,巨大而密不透风。而它所带来的并不是恐惧,而是满足深沉的困倦,以及对于未登顶的雪山的梦的召唤。


养花tips记录

  • 清兰浊茉莉
  • 剪的越狠,长得越稳
  • 见干见湿
  • 氧气是最好的生根剂
  • 花多多1号是通用型,花多多2号是促花用

斯瓦西里语Swahili(Kiswahili),属于斑图语系,来自阿拉伯语的一个词汇,意思是“海岸”的意思,起源于非洲东部

  • 元音 AEIOU
  • wewe 你 mimi 我 moto 火 baba 爸爸 utu 人性
  • Mimi ni Mchina 我是中国人
  • Jina langu ni YY. Jina 名字,Langu 我的
  • ninakupenda 是我爱你的意思,ni 我 na现在 ku你 penda 爱 斯瓦西里语的一个动词包含了主谓宾及时态,各种前置。

牛油果在长出4片硕大的叶子之后似乎停滞了很长时间后,终于新长出了4片嫩叶。

从去年大雨之后,园博园的湿地就呈现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状态,尤其是湿地中的水,似乎没有再注入过新水。要么干涸,要么脏臭。水里面也没有太多鱼虾。这样的状态倒是体现了芦苇生命力之顽强。在几乎干涸的人工湿地区域里,仍长着大片芦苇,给一些水鸟栖息之地。偶尔能看到飞过头顶的野鸭或者不知名的水鸟。不过对于观鸟,随着炎热到来,鸟儿已不太好见到。他们藏匿于深深的芦苇荡中,只闻其声。园博园是个散步的好去处,地大,人少,平坦,开阔。但对于野采捉虫,这里乏善可陈。虽然湿地旁的柳树大多被虫蛀得千疮百孔,但没有像样的甲虫。也许是曾经一度虫害过于严重,导致树木缓不过来,产生不出美味的汁液难以吸引新的虫子。或者是鸟儿太多,捕获了过多的成虫。形成生态的闭环。总之我们野采了一天,只有寥寥几只蝌蚪和小虾,成果很少。

孩子的内心是非常敏感的,他们时刻观察着周围的人,想着那些学到的规则,并度量着自己的行为是否越线,在这些纠结之中找到让自己舒服的方式将意愿进行表达或者纾解。而这一切甚至都是在表面的平静之中,做到不让大人察觉。

小余同学在池塘边玩水,不小心弄了自己一脸水。他朝我走来问我有没有纸,我递给他一大张手纸,擦完水后他将湿纸揉成一个团,捏在手上。问我有没有垃圾袋。但刚才吃饭时候的垃圾袋用完了,周围也没有垃圾桶。于是我说:要不你先放到兜里,一会儿找到垃圾桶再丢掉。小余同学捏了捏裤兜,自言自语般小声说:兜里有学生卡…显然他并不太想根据我说的那样去做。

过了一会儿,他绕过我,走到树林里,转了半天,从地上拿起一块大石头。旁若无人地走到水边,把用过的手纸团放在石头下面,然后把石头扔到了水里。做完这一切他显然轻松了很多。

我很理解他做的一切,虽然看到他做的也并没有戳穿他。作为一个开始就没有给到更有效支持的大人,如果再戳穿指出就显得有些卑鄙了。

0510

青青种的种子开始发芽了,家里又多了几颗零元购的植物。

从公司收养的两盆蝴蝶兰长势良好,有一盆的花剑长出了几十厘米,花苞慢慢撑大,感觉有一朵花快要开了。

玉露花箭

前两日青青养的玉露也开花了,貌似是养花以来第一次看到多肉开花,小小的花朵很惹人喜爱。不过据说开花后会大量吸收养分导致多肉的叶子变得不那么饱满,所以在开第二朵的时候,青青剪断了花剑。他还希望玉露长得爆盆后卖掉赚钱呢。

荆芥

五一节期间给家里种的荆芥打了顶,剪下的嫩叶也不浪费,和西红柿洋葱拌了个清新爽口的凉菜。打顶后肯定有更好的长势,几天后我看到墙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泡的洗米水,打开以后一股恶臭,看来是发酵到位了。我忍着剧烈的臭味,心里想着那句没有大粪臭哪有五谷香,把肥水浇到土里。剩下的半瓶我倒在了楼下绿化带里,瓶子扔了。获得的经验是,投米水不要放太长时间,这味儿比之前泡的香蕉皮和鸡蛋皮更难闻。

小区绿化带里有一颗玉树,不知被谁折断了枝子。每次路过看到这个短枝让人心里痒痒。我是不会允许有人随意折断树枝和花枝的,即使在野外想收集标本,都是尽量捡拾自然掉落的植物。但对于这种已经断掉的,不由得让人想带回家,绿化带零元购,是当今热爱种植的青年们的一大喜好。回去查了查玉树全株有毒,但只要注意,养在屋里观赏也是没啥问题的。

看了《菊次郎的夏天》,轻松和沉重交织。

买了两本和非洲相关的书《乞力马扎罗的雪》和《生命的法则:在塞伦盖蒂草原,看见万物兴衰的奥秘》,一方面是提前补补课,方便到时候装逼,另外也给家里书架增加些新书。

0509

你一定不会想到有一种鸟属于「佛法僧科」-「佛法僧目」
你一定不会想到居然还有一种鸟的科目是这个名字
而这种「佛法僧」鸟居然是某个非洲国家的国鸟,居然有这么中式的译名。
再说,佛教不是起源于印度的么?难道这个常识也要被颠覆?释迦摩尼也是和人类起源一样来自非洲大陆?
在这一刻你是否有一种洞穿世界和时间的感觉?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B4%AB%E8%83%B8%E4%BD%9B%E6%B3%95%E5%83%A7/6662664?fromModule=lemma_inlink

0508

上班一天快结束的时候打开网页,搜索关键词「肯尼亚」,点开链接「斯瓦西里语」,看了几个斯瓦西里语的小视频。

0506

五一假期后第一天,跟领导提了暑假出游的请假申请。对于打工人来说,请假变成了一种有负罪感的事。这种心态是不对的。而我又是一个希望所有事情妥善安排的人,至少不要托到最后一刻导致慌张或崩溃。所以思前想后,长痛不如短痛,提前跟领导说出来,让他和他代表的公司有个心里准备。也让我自己的心态可以在未来两个月慢慢抽离。为那个即将前往的老家进行准备。那个全人类的老家,非洲。

0502

小猴想了半天,还是花了将近50元买了一个小海报的钥匙链。是国家地理品牌的周边,非常可爱。小猴为其取名叫“奶油”。

排睡位

五月一日,在家练棋,练完打了会儿乒乓球后去超市,买二号出去玩的午餐。

五月二日,大觉寺一日游,传统路线。昆虫不多,仅获一只小青花金龟、一只小天牛、一只断了尾巴的壁虎。看见一些山杏,酸。大觉寺回来又去了首钢园,喝首钢汽水,citywalk,披萨自助,然后听了不知名的乐队一首歌曲。累成狗,回家晚上青青在床上翻腾,说撑的慌,睡不着。

五月三日,上午学习完成后,去上象棋课,下午打乒乓球。

五月四日,上午学习完成后,去上象棋课,下课后去石景山游乐园,吃了从盒马买的三明治和果切,美味的午餐。然后去看了4D穹幕电影《飞跃中国》和《拯救地球》居然是真4D,带安全带的那种。声光电水气都有,双脚悬空,椅子貌似是在一个架子上,随着播放的视频运动。有一些直上云霄和俯冲入海的镜头极为刺激。我手脚冰凉,浑身冒汗,心脏突突,几乎要吐了。几分钟的时间恍如隔世。这才是飞跃中国,后面外星人攻打地球转的更疯狂,椅子抖动更剧烈。我全程眯缝着眼,感觉脑袋快炸了,眼睛里的信息接收不过来。影片结束后,走出屋外。从那一刻开始,直到写日记的当下,还是不太舒服。头晕、恶心、想吐。看来是岁数大了,居然被虚拟世界给玩儿了。

五月五日,上午学习,主要是把作业补完。然后下午去打乒乓球。天公作美,没有下雨。五一假期即将结束。青青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地睡着了。

青青写了一篇作文,有点意思。记录下来:

题目

作文

一阵大风过后,小牧童被吹到了颠倒村。他睁开眼睛,只见树枝和树叶长进土里,树根却张牙舞爪地伸向天空。小牧童见到一个人说:“你好。”那个人说:“你好”小牧童说:“你知道如何走出这个颠倒村吗?”“我知道,应该往北走,然后就可以看到一颗蓝色的大树,然后再往东走,就可以走出我们的颠倒村。”小牧童往北走,然后往东走,并没有看到那个人说的蓝色的树,他想,那个人是不是在骗我?小牧童恍然大悟,原来颠倒村的方向是颠倒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