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爱莎为什么当了国王还不开心?

我可不想当国王,国王太累了。虽然权力大,但是不自由啊~

人间终于四月天

秋衣一脱便是春啊

天气终于转暖。暖到可以脱了外套,走上十分钟,出汗了。整个三月我都在忍受鼻炎的折磨。今年的情况是眼睛先发作,双眼红痒难耐。后来是鼻涕眼泪横流。后来终于没有坚持住吃了几天抗过敏的氯雷他定。但感觉用处不大,幸好小萌在旁边拦着,让我保持理智不要病急乱投医。

这病青青的姥爷年年得,也不用去医院,无非是录雷他定打底,辅以康泰克,然后就是多喝水多睡觉静待清明。至于你,你还年轻,康泰克就算了,不仅让人犯困,吃多了还就不管用了。你只需要耐心等清明。清明节一下雨,空气一湿润,就好了。

这种没有科学依据的话谁信啊?

我。

奇迹就是清明之前下过一阵小雨,雨过天晴之后我的眼睛居然就不痒了。

用句葛优大爷的话说:“这是爱情的力量啊!”

玩

如果有一个上手快好玩的游戏,很多时候就不用费劲找电影看了。好不容易有点空休息会儿,结果花了一个小时找电影,看了几分钟就看不下去了。那浪费的就不是几分钟了。最近找了几个游戏,让我的老迈克电脑焕发第二春。居然也玩起了游戏。啧啧啧。

最后,还煞费苦心地装了win7虚拟机,装上了儿时心心念念想玩电脑却不给力玩不了的欧美RPG大作博德之门。

爽哉!

育儿这件事儿真是……一言难尽。

背影

这几天又在闹鼻炎,鼻涕不断地流,眼睛红痒难忍。我斜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什么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摆出了姿态,一副你爱干啥干啥老子不管你了的姿态。在几次三番让小猴去洗澡的催促后,青青还是拿着他的玩具在地上摩擦,装作没听见我的话——

我知道他听到了,不然每次我说完,他摩擦玩具的声音都会增大一些。非语言的反抗,很好,年轻人,翅膀硬了,学会非暴力不合作了。

除了不合作,还学会了顶嘴,最可气的不是他说“我不听我不听”,而是头也不抬地边玩玩具边说“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还有一些比较让人生气的话,比如:

我:“你这是什么态度!”
青青:“态度是什么意思?”

我:“你这么做太没有礼貌了,你看我请妈妈帮忙的时候是你这样说话的么!”
青青:“那你是怎么说的?”

我:“你不是不配合我吗,那你自己去洗澡”
青青:“不能让小孩一个人在屋里。”

今天看了一个帖子。作者:一步数学 (来源:知乎)

三角形内角和180度是欧氏几何下的重要结论,90%以上的人认为三角形内角和180度是不可捍动的。实际上,1826年,在俄罗斯的喀山,数学家罗巴切夫斯基发表了一篇"有违常识"的演讲,他说平行线可以相交,三角形内角之和不等于180度等古怪的定理。当然,这是当时高斯发现但不敢发表的,这确实太有违普通大众的认知——这就是非欧几何,他的独立称为罗氏几何,在罗氏几何背景下,三角形内角和小于180度的。

与罗氏几何对应的黎曼几何也属于非欧几何,当然黎曼是完全颠覆了欧氏几何的五条公设,在黎曼几何的背景下,三角形内角和是大于180度的。

看完之后我大呼牛逼,朋友们,从今天起不要跟我谈什么欧式几何,哥们只认黎曼几何——虽然我不懂,但我认他!


还看到一个有趣的。说“普罗大众”这个词儿,并不是中文词汇,而是个外来语。且不是外来自类似印度那种历史上的文明古国,而是来自我们社会主义阵营的朋友,源自法语“prolétarien”,而原本的意思更是让人感慨。

您知道谁是普罗大众么,普罗大众实际上指的是咱们无产阶级!

la démocratie prolétarienne
无产阶级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