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爱情神话》

看完《爱情神话》以后不得不感叹,桑海宁确实真她娘洋气,随随便便拍出来就是欧洲电影的感觉,动不动就咖啡威士忌、Tango。看完都不禁想拉开窗帘,啜上一口牛二,让寒冷的北方空气碾碎一个北方逼格短缺的中年男人的焦虑。

决定了。

以后为了装逼都不叫自己是北京人,北平也不成。平者凡也,不敞亮。忆往昔,咱也不是没有拿得出手的名字。以后人问,我就说自己不才是仙拿度人。“我到哪里寻你?”“你去那仙纳度皇城,长安寺吹特向西,毗邻八宝仙山,石景山区老山街道来寻我。”


Xanadu–上都,是元朝的夏都,每年皇帝都到那里去避暑。18世纪英国诗人柯勒律治于其诗篇中赞美:“上都坐忽必烈汗,恢宏皇城乐御邦”(In Xanadu did Kubla Khan, A stately pleasure-dome decree…)。后来西方人以”Xanadu”比作“世外桃源”。Zanadu是Xanadu的谐音演变。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溪的“溯”念su,但我之前一直念“shuo”,因为我觉得念shuo显得更古早。溯溪是一项很有意思的户外活动,想当年我和罗老师一起徒步云蒙山的野山,为了寻路还有过溯溪而上的经历——那次徒步是罗老师的噩梦,是他户外宿营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们两人共同经历了暴雨、山雾和雨后的迷路。饥寒交迫的夜晚罗老师还罹患了幽闭恐惧症,在帐篷里翻来覆去睡不着。

虽然第二天天气好得一塌糊涂,但罗老师终究失去了所有面对大山的勇气。我们原路返回,让这一切记忆都深埋心底——几十年了,每每想起这些我都觉得对不住罗老师,还老想笑。

我是很喜欢溯溪的,也很喜欢户外。徒步穿越,在各种地貌和植被间穿梭对我拥有巨大的吸引力。而此次三亚之行,特地安排了一天溯溪活动,由专业的教练带队,配备上专业装备,令我非常期待。

溯溪的起点是距离三亚几十公里的一片山地,具体叫什么记不清了,反正是车开上了山过了河进了村儿在一个厕所旁停下。大家整理行装,因为要涉水,所以尽量不带电子设备。为了拍照我还背了相机,幸好户外领队给每个人准备了防水背包和溯溪鞋头盔以及救生衣——是为那些不会游泳的朋友准备的——也就是我。

开始徒步,我们穿过了一片非常漂亮的树林,树干高大笔直,顶部有像棕榈树那样的叶子,但并没有看到巨大的椰果,领队说这就是槟郎树。我们赶忙在树下观察,果然找到很多掉落的已经熟过的槟郎——类似枣大小黄绿色的果实。所谓贼不走空,赶忙捡了几个留作纪念。

溯溪其实主要是走水路。走了一段山路后,我们在一条小溪前站住。这就是溯溪的起点了。出发之前,组织的老师说现在是冬天水没有那么多,最多到小朋友的小腿深,结果到了一看,这水有的都能没过我的腰了——我可没有夸大其词,我的腰,一米九男士的腰。当然并不是所有路段都这么深,否则这个活动就是游泳了。基本上一路都在摸着石头过河,一路下来有学习到两个要点,一是一定不要求快。第二是踩小的石头不要踩大石头,因为大石头上很可能有苔藓,会非常滑。

本以为这种难度的路线对我来说不算事,但我还是栽了坑。在一个水流比较湍急的路段,我为了支撑,右手扶在了一块石头上,结果这时,我身后的一个孩子踩到了那块石头上,石头马上翘起来,而此时我全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右手上,我猛然觉得右手大拇指向外翻了一下。我赶忙抽回了手,但已经感觉到受伤了——再抬起手以后,虎口到大拇指左侧的骨头就不能触碰,但能感觉到并不是骨折,应该是韧带或者肌肉拉伤。

还好没走几步,就到了营地,后面的路程就是下山的山路,不用手撑石头过河了。休息的时候我吧手在清凉的水里泡了泡,还好后来也并没有肿得很厉害。回京后赶快贴上膏药,到今天已经快一周了,总算有所好转。

龙骨帆船出海前

我一直告诫我自己,永远要对大自然怀有敬畏之心。面对大海,你永远不是海王,最多是海的儿子,更大概率是海的孙子。

无论是冲浪,还是摸鱼,甚至在海边捡贝壳也要时刻心存尊敬之心。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能在欣赏中国南方海边的美景同时,捡拾了不少美丽的贝壳和珊瑚。值得一提的是,酒店所在的大东海海域是一片珊瑚繁殖保护区域,海边的水非常浅,不同于万宁沙滩很多,这里大部分是礁石。天气晴朗的时候,能够看到海水呈现出深浅不同非常分明的两种颜色,深色的就是礁石遍布的浅滩,浅色的是沙滩为底的海域。走在海边,“真是太美了”这样朴实而庸俗的话会脱口而出,就像慵懒相对于海南一样,一切好恶都简单直接纯粹。

我们真的准备去海上了。

有一个好消息是龙骨帆船是一种不会翻的帆船,坏消息是轮毂帆船会因为风力角度和速度的原因倾斜到一个很夸张的角度。一边高高翘起,一边甚至要扎入水中。这个时候请想起那个好消息——轮毂帆船是不会翻的,但所有船员都要配合船长,迅速爬到船高起的一侧,专业上叫压舷。一方面是避免掉落在水中,另一方面是给高的一侧配重,以缓解洋流和风带来的巨大不平衡压力。

和青青学习OP帆船不同,龙骨帆船属于体验项目,但体验也不是在船上当大爷,更需要听船长的话——因为在船上,你不仅没有经验,也没有力量。开始船长让我负责右舷绳子,在一次换舷的操作中,我体会到了巨大的无力感,娘的那哪里是绳子,分明是巨大的怪物的舌头,它不让我拉啊,不让我拉,即使换了助力拉杆也几乎没有转动,我的脸和尊严在大海面前被浪花打的稀碎。后来我只能负责压舷,也就是在船的一侧坐着。体会船体巨大倾斜的同时高速行进的快感。

我居然一点晕船的感觉都没有。

奇了怪了。

小萌脸色煞白,下船的时候指着脖子说,“已经到这儿了——如果再晚两分钟下船,我肯定就约了。”

老三亚湾仔码头

这次青青参加的是帆船团,学习如何驾驶帆船。旅程中有3天半时间都参加帆船学校的学习训练课程。这期间家长不用陪同,所以我们终于盼来了难得的自由活动的时间。经过一番纠结在免税店和海边捡贝壳和还是去逛景点选择哪个,最后我们决定像老一辈人旅游那样——去踩个景点,回来好跟家里人说,哦,鹿回头啊,去过。

选择鹿回头是因为鹿回头离我们酒店真的很近,近到步行半个小时就能走到。但当我们跟酒店前台小哥询问起距离的时候,小哥啧啧为难地表示,可不近呢,有大概两公里,走路得半个多小时呢。于是我们客随主便,听人劝打了个车,起步价抵达鹿回头公园南门,进门的时候再次感叹这么近的距离,前台小哥都要为难叹气建议打车,可见人在海南真的会变懒。

鹿回头景区勉强算得上是个“山”,据说山顶是三亚的最高点,可以俯瞰整个海湾。我们从山脚沿着环山公路慢慢前行,天公作美,冬天的三亚晴朗而温暖,蓝天白云,清风拂面。不远的海湾上空大团大团水气充盈的云朵缓慢移动,下面碧波荡漾,万千的泊船。这条路原本是修给景区内的接驳车的,远方尊贵的客人可以多花几十元钱从门口直上山顶,以最休闲的姿态登顶鹿回头。

但远方的客人啊,如果那样,你将会失去在椰树阴影下漫步的体验,看不清树边草地上异常多的晒太阳的蜥蜴🦎。他们在一些枯叶覆盖的草地上一动不动,只有树影摇曳的时候,你才会因为它们身上的反光注意到他们并感叹他们的美丽。当然更会因为乘车而错过路边指示牌的重要提示“有萌猴出没不要招惹他们”,当你以为这一切只是管理员警示游客不要靠近丛林的玩笑话的时候,在你要休息的路边桌椅上,赫然有两只为爱鼓掌的猴子,他们注意到了你却完全不在乎,除非你留下美味珍馐——所有管理员都会提醒游客不要做这种尝试,这种行为就称之为“招惹”——你很可能被他们盯上,你跑的没有他们快,还不会爬树。

除了猴子和蜥蜴,遍布山路的植物让人赏心悦目。各种生长在亚热带潮湿环境的花草树木饱食三亚的阳光雨露,生长的异常旺盛。正如在贵州潮湿山林间看到的杉树才可以称之为杉树,在这里生长的椰子树才让人信服,如此高耸如此巨大,那些悬挂于高处的椰果永远给人会掉落下的幻想。

当这一切都成为你脚下的风景。三亚大地都尽收眼底的时候,背后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你——那是一座巨大的雕塑:一只正在回头的鹿。“鹿回头”因此得名,所幸此地并非乾隆康熙抑或慈禧所赐,也不是苏黄米蔡八大家文中典故,鹿之所以回头,是因为它身侧的两个少数民族男女——他们才是鹿回头的主角,用他们美好的爱情故事点缀了三亚的浪漫。而这一切又会被记录在未来游客的日记中,就好像天涯海角那几块顽石,经历千百年后,肯定会有人说,这是女娲娘娘当年补天掉下的顽石,也会有人说,这石头吸收日月大海的精华,最终会有石猴蹦出,无论如何。这些都让三亚变得浪漫而美丽,正如法国诗人所吟唱的:

我生来是为了认识你
为了呼唤你的名字

自由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我的头感觉很晕。也许是因为亚热带阳光和风过于强烈,也许是起的太早,赶红眼航班的疲惫,也许是4个小时的航程中总有小孩在我的座椅后面使劲儿——开始我一直以为他/她在踢我,后来随着有规律的震动我明白了,原来是在玩游戏。所以这一程我几乎没有睡着,加上青青也一直在玩游戏。结果下来就是到了三亚我精神萎靡。

凤凰机场到酒店又开了将近30分钟的车程。目的地是半山半岛酒店,半山半岛?青青一边念叨一边质疑——哪儿有什么山,又哪儿有什么岛!直到即将抵达酒店,车沿着环岛公路开到了一片开阔的地带时,眼前一片大海映入眼帘。小猴惊呼一声,果然是半山半岛,酒店诚不欺我!

海的儿子

翻过山越过河跨过大海钻进酒店,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放下行李,换上衣服,一身北国的棉衣都放到衣柜里,这里不需要帽子手套,抓绒秋裤,裸身冲个热水澡,在温暖的南国阳光下喝一杯咖啡,直到天色渐晚,休息了一下午的我终于进入了状态,三亚治愈了我。这是大自然的力量。

自从疫情开始,每次出行都变得没那么顺利。从开始确定假期报名三亚帆船团的一刻开始,疫情的状况就变成了最大的变量,无时无刻不影响着能否顺利出行的结果。尤其是报名缴费之后,大几万块钱已经交出去了,如果不能成行,虽然估计能退,但中间一系列准备工作也作废了。

出行安排在春节假期前几天,大年三十回京。也正好和春运大潮碰到了一起,买机票提前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买的比较顺利,但买完之后的一两周时间里国内疫情有了几波不同的情况,最麻烦的是居然北京成为了疫情的中心,从海淀区的Omicron到丰台区的冷链相关的delta,每天的新增数让我们也非常紧张,要是真因为涉疫的原因不能出行,机票的费用估计会损失不少。

终于在假期来临前几天我们得到确切消息说,海南旅行需要核酸证明,并且因为我工作在海淀区,所以得做48日内两次核酸。为了保险起见,小萌决定我们全家都做两次,并且因为三亚的帆船学校也需要核酸证明,所以我们一家周日、周一连续两天早上排队去做核酸检测。幸运的是家门口就有个三甲医院,检测流程很顺利,也按要求得到了相隔24小时两日的两次核酸证明。

拿到证明、整理好行李后,约了早上4点半的出租车(因为疫情机场也建议旅客至少提前2小时到达,我们是7点半的飞机,所以只好凌晨出发)。直到坐上出租,到达机场,托运了行李,进了安检。我们的心才放了下来。假期终于如愿如期而至了。

在机场托运行李时,机场管理员看了身份证后,直接就说,两次核酸证明。问都没问你有没有旅居史,幸好小萌决定大家都核酸,也避免了麻烦。管理员说,三亚的检测非常严格,对我们来说这其实也是好事儿,意味着我们旅行的安全性更高,也能确保回程的顺利。

En tous cas, la vacance, c’est parti!

2022年2月我总算把这个统计补充了。

2021年 我们共去过14次植物园、园博园9次、故宫3次、景山后海3次、颐和园2次、雕塑公园不可数记。

阅读全文 »

小猴最近买了一堆奥特曼卡,没事就念叨哪个更厉害哪个怪物不行,这个是R的,这个是SSR的,这个星多,这个星少,这个能打,那个能放。说的头头是道。但老先生讲的好,不要纸上谈兵,搞研究还是要追本溯源。所以我提议他,咱来一集奥特曼的剧看看,真真切切地感受感受,也别没事就问我哪个更厉害,我也没看过啊,要我说,奥特曼跟克赛比都是缺的,打恐龙多带劲啊,外星人打外星人,纯属在地球上破坏公物。

所以在一个临睡觉前休闲的时候,我提议,小子要不你看看奥特曼电视剧,看看真正奥特曼的来龙去脉?青青说好啊。以我的经验这类影视某些集确实有些比较黑暗可怕的情节和怪物,但一般第一集主要叙述背景,应该不是很可怕。所以我们选了某平台的某季的第一集。

大概的情节就是有个怪物来到了地球,然后地球上有奥特曼的遗迹——几个雕像。然后怪物在快把地球趟平的时候,地球防卫队员唤醒了奥特曼雕像,变出来一个什么什么奥特曼,小猴看的时候一度叫到,爸爸我知道这个怪物,爸爸这个奥特曼卡我有~

这个片看了大概十五分钟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到点儿了,要去睡觉了。躺在床上的时候,小猴有些恍惚,能看出来还在想刚才的情节。结果半夜在床上一个劲儿翻腾,把被子都踢了。

第二天小萌说,青青晚上醒了好几次,摸头上都是汗,是不是你又给他盖被子盖多了,热的他睡不着。我说没有啊。青青一早精神不振地说,妈妈我昨晚一晚上都没睡,一直在害怕,出了好多汗。——感情不是热的,是吓得出冷汗😂。

所以我说现在小孩对奥特曼的喜好都是叶公好龙。

五道营胡同是北京新晋的一条网红胡同。因为今天天气不太好,大风,所以我们进城逛逛。走过五道营胡同就到了雍和宫,晚上吃的金鼎轩。小猴饶有兴趣地逛了胡同,对一个玩具店做了深入的视察,并购买了一些纪念品。并且妈妈出资,在一个扭蛋机里抽到了一个很帅气的大力士甲虫的手办。非常帅气。游览完毕在金鼎轩吃了芝麻糖饼,热量杠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