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打0.5蹦高。

新学期寄语

你好呀,尹苏可!

欢迎来到新学期!恭喜!!
今晚,你的母亲写你的名字贴多达五十几次!而你的父亲贴名字贴多达五十几次!
所以,你小子要好好上学。
否则,你就会像罗恩·卫斯理一样,收到一封来自家长的——
咆哮信!

Congratulation & Be careful!

爸&妈
2020.8.31

总算掉了。

这个小恐龙的名字叫小小

小小的恐龙里面有颗小小的牙

小猴这几天一直在焦虑。因为他有一颗牙活动了。是门牙下面靠右的那颗。那颗牙的学名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开始活动了。最初的几天,小猴满怀兴奋向我们宣布这个消息。经过了大概两三周的平静,当他的舌头可以轻松地推动牙齿,以至于牙齿可以以一个巨大倾斜的角度示人的时候,小猴从兴奋变成了担忧。

最近一周几乎每天睡觉之前都哭丧着脸,跟我们说:妈妈我害怕。看到那副似乎是装出来的真情流露让人感到好笑——对于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害怕总是可以理解的。尽管我们说掉牙不会疼、不会流血,但仍然不能让他不感到害怕。

事情总是在几乎忘记了重复担心的时候来临,这个时刻正是李大班和弟弟康康一起来家里做客,临别之际的时候,青青摸着自己的嘴,向大家宣布“我的牙掉了!”的时候,李大班赶忙凑过来,看着小同伴的嘴,见证了青青第一颗乳牙从嘴里取出的时刻。

妈妈赶忙拿来几周前我就买好的乳牙储存罐——那是一只深棕色的树脂质地的三角龙。背后有一个隐藏的盖子,打开后会看到掏空的内部,整整齐齐一圈留给牙齿的凹槽——社会的进步往往能从这种小物件上得以体现——记得我小时候,乳牙脱落后的去处只有两个——如果是下牙,那么请扔到房顶上。上牙反之。让你断了什么收集的念想,既然掉了,那就是身外之物。而今天,这可不是身外之物,这是纪念,是成长,是活生生的体验,更是不能断了链条的产业链。

什么叫产业链?

就是除了这个乳牙储存盒,您还得准备好金币若干。

因为小猪佩奇说了掉落的牙齿放到枕头下,晚上会有牙仙子拿去换金币的。

牙仙子何许人也?不才正是在下,小猴的父亲是也。

今天又去植物园了,抓了五六只知了、三四只蛐蛐,一两只蚂蚱,以及一个屎壳郎。

12月4日更新

请让有着“石景山法布尔”之称的我带您前往植物园,探寻各种神奇的生物。正如伟大的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所说:“世界中从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在植物园的树林草地里,其实有很多有趣美丽的昆虫,寻找并捕捉他们成为了我们在公园游玩的又一份乐趣。

探寻昆虫是一件科学的事情,所以我们要带着问题去寻找。不要提“当我们讨论昆虫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什么”这类没有意义的话题。这里给各位抛砖引玉提出几个问题,可以带着以下的问题和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开展我们这次旅程:

这是什么?
这是昆虫么?
它咬人吗?
它……能吃么?

首先回答最后一个问题,请您无论多么好奇,多么对自己有信心,也不要品尝任何昆虫。也要告诉您的孩子,捕捉昆虫和所有科学实验操作一样,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注意安全,注意卫生。下面我会把我们捉到过的一些昆虫做个排列,按照捕捉难度来排列:

蚜虫
难度:☆
先放个密恐预警。
蚜虫是诸多昆虫里面最常见的一类昆虫。在柳树叶子上非常常见。基本上你看到后会没有任何捕捉的欲望,只想躲远点,别沾到身上。所以难度低,你要是想捉,基本克服一下心里障碍就能捉到。

蚂蚁
难度:☆
蚂蚁和蚜虫一样,都是成群结队出现,非常容易发现和捕捉。但蚂蚁其实种类繁多,植物园里面的蚂蚁就比我家楼下的尺寸大好多。所以捉几只观察还是很有意思的。

瓢虫
​难度:☆

知了
难度:☆☆

毛毛虫
难度:☆☆

蝴蝶
难度:☆☆☆

叶甲
难度:☆☆☆

天牛
难度:☆☆☆

蜻蜓
难度:☆☆☆☆☆

螳螂
难度:☆☆☆☆☆☆

海の女

时隔多日,终于成行,在八月来临之前,抵达黄金海岸。

不同的是这次有了专车,司机是青青的姥爷。而对于专车司机青青的姥爷来说,这次不同的是除了百度导航,还有三个人肉雷达——青青的姥姥,青青的妈妈和青青的爸爸。除此之外,就是满车的行李。因为有了车,什么东西都可以往车上装了。于是我们把植物园的套装——三把沙滩椅、一个垫子,一个手拉车原封不动搬到了海边。为什么要带这个呢?朋友,沙滩椅为什么要叫“沙滩椅”呢?——因为沙滩才是它的归属啊!除此之外就是小猴的挖沙套装,还有我们的衣服。车子能否拓宽人的行动半径我不太清楚,但是肯定能增加人行动的辎重限制。

自驾的要义之一就是要早起,早上四点半我们就出发了。一年之中能够比太阳早起的机会不多,也让我们成功的避开了早高峰——虽然疫情的关系路上车少了很多,但因为是周末以及人们出行欲望的强烈。路上的车也一度行驶缓慢。

要不是百度导航失误,我们还能提前半个小时到达阿那亚——百度没有选他姥爷之前走过的海边的新路——那条路是宽阔的、崭新的、漂亮的、快捷的。仅仅是因为距离上可能多了那么几公里,稍微多走了一点点高速,就让百度推荐给我们一条远离高速的国道,拐弯抹角,很多的红灯。就这样让我们比预计迟到了半个小时。

这去程中唯一的不顺让二老耿耿于怀,回程的时候一直敦促我不要再被百度误导,走那条海边的康庄大道——结果,结果您猜怎么着。百度再tm一次误我,这次是小萌执掌手机,根据百度导航,我们成功提前下了京哈高速,绕道北京七环,目睹了国家基建的不可思议。并且还碰上下雨,让回程的时间延长了至少四十分钟。

除此之外就是美好的回忆了。

阿那亚显示了我们能够触及的渤海湾美丽的一面,因为青青长大了,我们这次甚至实现了早起赶海的愿望。小萌经过不懈努力抓了很多小鱼小虾。而且经过几年建设,阿那亚还开辟了海滨浴场的区域,让青青在海里搏击风浪成为现实。我们也因此在海边足足玩了四天,有一天甚至从清晨一直玩到下午。最终以小萌晒得通红,小猴近乎蒙圈的状态回到酒店。

阿那亚社区的另一个好处是舒适和干净以及可以享受食堂的美味。吃的不错,就连他姥姥姥爷都赞不绝口。

美好的旅程。就是玩的,太累了。

货到了,您距离千兆时代只剩下5小时了。

老尹的手摩挲着上面印着字母“mi”的盒子,赶忙在电脑上敲了一行字发给老婆。为了这件事他已经头疼了好几天,给网络公司打了电话,本来想直接升级网络却因为没有到期续约还需要去门店办理。麻烦则变需求,需求变,则通。客服说要不先给你查查网络吧——据说重启能够解决百分之八十电脑相关的问题。客服顺道问了一嘴:你家的路由器几根而天线啊?我说,一根儿。客服没有犹豫就说:那估计重启也没啥用了。于是曲线救国,赶紧上网,买了新款路由器,第二天送到,包装盒上赫然写着“千兆”、“5G”、“超强穿透力”。

老尹心砰砰跳,这,这他妈,是要进入新时代啊。

装上新的路由器,支上六根天线,通电,小绿灯闪烁,那是网路上信息跳跃喷薄而来的声音。别急,你们别急。打开一个网站,都是秒开,点开一个视频,我以后只选蓝光画质。小萌笑了,点点头,终于算干了点正事儿。老尹笑着退下。小萌终于不用再因为视频卡顿一个综艺看到半夜三点。

但第二天小萌还是黑了眼圈,一问,还是三点睡的。网速快,没的说,综艺刷得很开心,但一周改成刷四个综艺了。

撑住小鸟的不是脚下脆弱的树枝,而是它随时能够展开的翅膀。

听到一个播客节目《故事FM》里,一个阿富汗女孩对自己父亲表达观点时这样说的。

记录几个有趣的网站:

http://timelineofearth.com/

世界真奇妙-猪笼草

本来以为猪笼草是吃小老鼠或者苍蝇之类的动物尸体获得养分,但看了一个视频,说实际上,它获得养分实际上是靠的动物粪便。为了生存把自己进化成厕所,角度着实刁钻!

生物的演化无奇不有!这种猪笼草把自己变成了马桶! - 知乎

今天周一,发放零花钱的日子。记完账,尹苏可觉得自己钱有点多,离开桌子转了几圈,一种抱着🐷找不着庙门的即视感。于是他想购买我的a4专用打印纸。

我们家的规定是专纸专用:用来搞创作,乱写乱画,玩游戏这种业余活动,一律需要使用低克数,便宜点的草稿纸;用来画颜料或者大篇幅的,需要用白板纸;用于打印文档图片,学习教材等,需要用正规打印纸。 一来是环保,二来是节约成本。如果有人想用a4纸进行乱写乱画,需要付费,2元一张。

尹苏可一只乱转,然后他停下做了一个决定:

“👩 我需要从你那买11张a4纸,我要写一本书!”

交钱记账拿货,一气呵成。

珠子の搭配

穿串儿小哥の心得

半小时后,他画坏了几张,最后完成一本有关穿串搭配的书《珠子搭配》👇除了目录和封皮,里面主要总结了他最近穿串的心得:比如第6页,红色⭕️、红色♦️、再加红色♥️,都是不错的搭配方式。

阅读全文 »

小猴最早会背的诗是《梦李白》,很长且拗口的一首诗,但青青在3岁之前就会背诵,当时还不怎么会说话交流。两年后已经完全没有交流障碍会跟大人顶嘴之后,如我们所料,就将这首诗忘记了。

而后对于诗歌的经验都是偶尔教他一首《咏鹅》或者《悯农》,多少开始考虑他的理解能力和教育意义了。而对于小猴,最近这方面成就大概就是——在家里经常不经意间张口就是一首孟浩然的《宿建德江》,这首在幼儿园学到的唐诗以极快的速度背诵完毕,紧接一个问句:“几秒?”仿佛诗歌就如同一碗干饭,越快时间吃完才越厉害——不辱他梦想班吃瓜小能手比赛第一名的称号。


摘《宿建德江》

唐 孟浩然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摘《梦李白》(二首其一)

唐 杜甫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魂来枫叶青,魂返关塞黑。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什么叫做十年一遇啊(战术后仰)

植物园的是北京的花园,也就是我们北京人的家的后花园。每年夏天我们都会到这里避暑休闲。

对于游览植物园,我们有着丰富的经验——比如每年千万不要四月五月和十月十一月前往。托香泉环岛的福,每当上述季节到来的时候,随着游人的增多,你不仅可以看到如画的风景,并且在此之前还要受到五环路出口大堵车赐予你的肉体和灵魂的煎熬。

在疫情的大形势下,北京植物园还是低风险地区,我们也由此展开了夏日之旅。而今天前往的路途上,我偶然翻阅新闻,一条消息映入我的眼帘,心中顿时激起一阵波澜,冥冥中此行必将不虚。新闻说今天下午北京将喜迎观测日食的最佳时刻——对于地处北方的都城,向来没有太多观测到日食的福气。但这次不一样,据天文学家们测算,北京这次能看到很标准的日食的景象。而时间正是我们在大草坪上玩耍的下午2点到4点。

实况

是时,小猴正在挖土。将泥土和水混合,几分钟后,一个泥球腾空而起。这个居住在城市的少年因为如此亲近泥土而兴奋和快乐。而这时他的母亲用一张纸,抠出一堆圆点。而他的父亲正拿着纸背对着太阳,地上是一个用来投影的黑色夹子——如果百度不误我,那么到达某个角度后,我应该能看到圆点呈现出月牙般的形状。这就是小孔成像原理下对太阳形状的反应——而此时正是如此!

小猴忙丢下泥球,跑来目睹这一上天安排的奇观。他的父亲颤抖着已经僵硬的双臂,声音有些哽咽——“青青,快多看看,再看就要十几年以后了!”

关于日食,我在来公园的出租车上是补了补课的。

这次我们观测到的是日环食,而这种天文现象出现的原因是因为太阳-月亮-地球(🌞🌜🌍)位于同一线上。太阳比月球大400倍,太阳和地球的距离是月亮和地球距离的400倍,这样一来,在地球上看起来,月球和太阳居然差不多大,巧了不是!所以当他们排排坐,成一条线的时候,就出现了令人惊叹的天狗食日的现象。

当然不是所有地区都有幸观测到这一奇观的,因为星球的运动轨迹都是可以观测和计算出来的,所以能够清楚地知道日食发生的时候,在中国境内可以观测到的位置。这次能完美观测的主要是西藏、四川、湖南贵州江西福建,可以看出是纬度低的地区比较容易看到。但作为北京这座共和国的中心城市,这次也有幸能够观测到半个月亮爬上来的效果。时间也刚好在下午午后,恰好这一天比较晴朗,实在是老天爷赏脸。

剩下的就是如何观测了。当然不能裸眼观测,结果是啥也看不到且再也啥也看不到了——而墨镜、光盘、X光片,虽然有过滤日光的效果,但也不是最佳且最安全的方法。

科学家们给出的指导是,用专用日食眼镜去看或者安装巴德膜的望远镜去看。而我们是用了最价格低廉最高性价比且最安全的观测方式——纸者,执笔戳之,得孔,日照观孔之影,得日之像。

什么叫做文体两开花啊(再次战术后仰)


下一次可见日全食是2034年3月20日,但仅有西藏小部分地区可见,且基本是无人区。中国要看到观测条件非常好的日全食则要等到2035年9月2日。

谁能想到马上可以复工复学的6月初,北京又出现了疫情。而且还是在人流密集的农贸批发市场,刚刚放松一些的情绪又被拉紧。每天又开始关注确诊人数的报告,以及追踪各个渠道的政策。

幸好青青的姥姥高瞻远瞩,在“新发地吹哨人”西城大爷刚报道后果断做出决断,把上周末要前往丰台的聚餐活动取消。通知家庭成员好好在家待着,避免了我们的健康宝变色。但与此同时,就连家门口的医院也排起了长队,周边街道有接触过风险区域的人开始了高密度的核酸检测。虽然我们坚信可防可控,并且北京面对这波疫情肯定比武汉更有经验和高效,但仍然不敢掉以轻心,果然两日后,北京的防控级别升级为2级,小区的保安和看门大爷再次拿起测温枪,查证,测体温,如俗话说,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本来我们半个月前就定好的7月初云南之行也因为疫情变得非常不可控。出现疫情反复的第二天我们就赶紧联系,咨询能否成行。开始得到的回复是云南那边并没有限制北京人入境。但两天后,新的政策是前往云南的都要求提供7日内的核酸检测证明。于是我们又赶忙预定核酸检测。北京98家官方指定的核算机构中我们区有两家公立医院可以做,但得到的答复是,有一家不对个人,而另一家对个人的已经约到了7月份。再问了问旁边区的医院,得到的回复是因为北京疫情的缘故,激增的核酸检测需求已经过饱和。我们只通过网络预约到了一个距离家十几公里外的一家检测机构(非公立医院)的检测。幸运的是预约的是25日的检测,不用单独请假。

除了核酸检测,还赶快联系了旅行的组织方。得到的答复是,酒店那边会根据疫情的情况,如果因为疫情不能出行,承诺全额退款。这样我们的损失就能降到最低。剩下的就只有每天关注疫情的数字和国家政策了。虽然感觉出行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但还是抱有一线希望。这种感觉真是让人焦急——北京正以最大力度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公司的同事也有因为住在中风险地区只能在家办公的。而我们所在的小区还比较幸运,属于低风险区域——如果某个时刻转成了中等风险区域,我们也就踏实了😂。

情况果然是一天一变,两天后的新闻里出现了一句“出京必须持有纸质的7日内的核算检测证明,在京人士非必要不要出京”的话术让我们心头一紧。幸好我们预约的是正好出行7天前的,在规定日期范围内。

谁知道,又过了一天,收到了核酸检测机构的短信,说因为北京的监测需求过大,22日以后的监测都停止了。把我们预约的往前提了一天,这就比较尴尬了。因为我们是卡着日期预约的,拿到的证明是航班起飞那天正好七天前的,这往前提前了一天的话,等于就没啥用了。于是我们赶忙联系询问还能否出行,旅行组织者的回复还没等到,先收到了国航的短信,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航班已取消,您可以联系改签或退款,不收取手续费。

几天以来过山车一样的焦虑情绪终于到站,再一次证明了侥幸心理这件事儿是没啥用的。好好在北京呆着吧,不给国家添乱是为上策。看了看地图和日历,幸好香山植物园一带还是低风险区域,周末还是去大草坪上放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