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长尾巴”的亲戚们》三连击:有的亲戚在下蛋,有的亲戚在方便…………
《鸟》:这幅作品的第二只🐦,在吃虫子。
《秋天的鸟》:有人理直气壮的说道“秋天的秋我可不会写,太难了!”

青青的画

阅读全文 »

棋士升级

第一次参加网赛,胜3负2,积3分,跳级。
小猴升级为十二级棋士👏。
不过比赛当天小猴表现并不好,前三局赢的太顺利了,第四局遇到了他们这组最强选手,被打颓了。第五局非常懈怠,几分钟就被将杀了。结果挨了顿说,我们都认为他棋力长得很快,但心态上还需要锻炼,最近很容易稍微被人占了上风就情绪波动。简单来说,还是too young,sometimes naive。

沙尘/鼻炎

伴随着2021年春天突如其来的巨大沙尘,我一年一度的老朋友,鼻炎也如期而至。但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鼻炎来的非常猛烈且严重。

作为几十年的老鼻炎患者,我对鼻炎以及自己的身体其实有比较客观的认识,刚开始有感觉的时候,也做好了心理建设和准备。知道未来的一段时间肯定不好过。以我的经验,鼻塞作为先头部队进入我的生活,此时被称为“薛定谔的鼻炎”的阶段。未来会有两个发展方向,鼻子里分泌的黏液下行,则嗓子疼,上行,则眼睛肿。

鼻炎走哪条路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几天后眼睛开始剧烈瘙痒,可见这次是走了眼睛。但没想到这次的眼睛非常严重,一觉醒来,眼睛红肿,翻开眼皮,眼球都红了。即使我很早就开始吃抗过敏药,也没有能控制住,然后只能加上有消炎成分的中药。这个情况持续了两周多,才有所缓解。

这期间的北京天气异常糟糕。因为沙尘、气候变化以及疫情不得不长时间佩戴口罩,让2021年的鼻炎相当够劲儿。直到写这篇日记的时候已经是4月初了,我的鼻炎还没有彻底好,只缓解到了眼睛不再那么红肿,仍然在不间断地流鼻涕打喷嚏,但比起前一阵我已经感觉好太多了。现在的感觉有点像我高中期间的鼻炎症状——起床以后鼻子就痒来个闪电五连喷嚏。过几个小时候才感觉舒服下来。

不论怎样,我记上一笔。希望天气和身体都快快好起来。

周末前往香山徒步,带着青青走了京郊著名徒步路线小香巴拉之“好汉坡”。

  • 爸爸,看!——青青指着石头上有些模糊的油漆字,上面影影绰绰写着:好汉坡。
  • 我说:这里就是好汉坡的入口了,从这里爬上山你就是好汉了。
  • 青青问我:爸爸你来过这里吗?
  • 当然来过了,来过至少十次。
  • 那你厉害了,你是好好好好…十个好汉呢。

上周末本来想去植物园看看小松鼠,结果可能是人太多,松鼠一只都没见到,倒是看到不少漂亮的鸟儿。

于是产生了观鸟的兴趣,搜索了一波,发现了几个牛逼的网站,记录下来,以备后用。


Birds of the World

BOW

非常专业fancy的网站!不得不说国外此类科普网站真是做得太好了。


中国野鸟图库

界面看起来有些简陋,但干货多,大都是用户实拍的图片,很不错。


EBird

一眨眼居然都到3月了。
距离上一次更新一下子隔了2个月。

期间经历了过年的假期,以及年后的休假。

跨年这种行为在几十年前都是糊涂过来的,而今天却因为博君一肖组合受到改变。
孩子他妈为了粉丝居然花钱充了几个平台的会员。并兴致勃勃地说要看芒果台的跨年——因为洛阳白牡丹有表演。
于是当晚她看着演出,我坐在旁边,因为之前充值了B站大会员,我就看了半天一个荒野生存类的真人秀节目《Alone》。节目主要内容是把几个户外生存专家扔到北极附近的一片荒野里,每个人可以带10样生存工具,谁待够活100天就能赚100万美金,相当于一天挣一万。没有像贝爷那种一路blabla说个没完,就是演每个人如何开始生存,如何生存不下去,如何崩溃退赛——还真挺好看。


新的一年希望在植物园的时候能收集足够多的木棍,做个小木头房子。

终于到了一年的最后一天,小猴很开心,昨天就让我们给他准备吃的,明天上学还要给大家表演节目——那意思是,明天学校有活动,要搞联欢会撒。表演节目放一边,吃的咱先预定了。

一切准备好后,小猴准备给大家表演一个手头玩具——徒手掰魔尺。小猴表演的时候很放松,主要就是把魔尺掰成一个流星锤的形状——这个和新年没啥关系,主要是不太知道表演什么好,并且其他小朋友估计也掰不成这样——所以小猴很放松,嘴角还挂着刚吃完的饼干上的巧克力酱。自信满满。

说道巧克力饼干,是那种一盒有很多根儿的巧克力棒棒饼干。昨天小猴对我说,爸爸,我明天要抽烟。明天我跟我们同学一起抽烟——爸爸,你知道我抽的是什么烟嘛?


年底了再做个统计吧。

一个统计2020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对于植物园我们是真爱。

虽然这一年受疫情的影响,我们还是去了20次植物园!12次雕塑公园,10次其他公园,5次园博园,其他就是胡同博物馆啥的了。除了疫情比较严重的时间,基本每个周末都有户外活动,还有年初的泰国和国庆的贵州之行两次大旅游,2020年能有这样的旅行记忆实在是珍贵。

阅读全文 »

惊喜

你儿子又出新幺蛾子,昨天忘了跟你说了。之前不让他换东西,他现在跟班里小孩说 谁给他一张宝宝卡,就给谁写封信,像给徐浩人那种信。

结果他们班真有人给他宝宝卡,让他写信。😂


前一晚——爸爸,我今天跟Xuhao任说:“明天我给你一个惊喜。”

那你给他什么惊喜啊?

我给他写了封信。嗯,那些字你都认识~

那他说啥?

他说:嗯。

小猴说,爸爸都39岁了。都活了好几百天了,那么多天了。
我说,可不止好几百天,一年三百多天,30年就一万天了。
啊,都那么多天啦——
小猴想了一会儿,说:
我好想赶快到十六岁啊。
——那样我就可以攒很多钱了,可能都几千几万块了。

给妈妈打电话,她祝我生日快乐。
我说,谢谢您。
妈说,真快啊。
我打哈哈说,也没什么。
妈说,可不是没什么。长这么大,不容易。

姥姥姥爷还没有见过14级棋士呢~

小猴快到姥姥家的时候自言自语道。

2020年11月28日这一天青青参加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国际象棋等级赛。这一天是周六。为了保证他有足够的精力比赛,他周末上午例行公事的英文阅读暂停一次——少了一项功课,这样一来他就很开心了。但被妈妈拉着练习了一盘国际象棋,用黑方(事后证明妈妈的做法很有远见)。上午十点半,我们就打车前往顺义。因为这次比赛是顺义区主办,对于我们来说,凭空就增加了300元往返的车费。路上小猴并没有表现得很紧张——这就是没有参加过的好处,经验是0,紧张程度也是0,我们对他的期待也并不高,主要为了熟悉比赛流程,体验为主。

因为我们申请成为了志愿者,所以抵达比赛地点之后就可以直接进入赛场。青青的教练,也是比赛的组织者王老师,见到我们后给我和妈妈分配了工作——我负责引导停车,妈妈负责不要让家长和孩子提前进入赛场。因为比赛地点是一个酒店的会议室,但并没有完全封锁。所以必须有人在门口把守。而酒店旁边就是一个小区,里面没有很多停车位,需要指挥他们去旁边的停车场停车。安排好以后我们就分头开始干活。

在等待的时候我们给青青吃了一根香蕉和一个鸡蛋,喝了点水。也不敢让他吃的太多,怕影响他的发挥。各路家长带着孩子走进酒店,根据规定,比赛的选手进入赛场,家长就不能进入了。然后就是几个小时候,再统一送出来。我在门口指挥了一通交通,总算熬过了比赛开始前的几十分钟。进入赛场后,各路选手已经分组进入就位。

青青所在的组是无级组,也就是没有级别的组,也称生瓜蛋子组。大概六十多个人。其他随着组别升高,从十五级往上,数越少,级别越高。赛场里我负责十五级组的教练助理,小萌负责十四组。我们距离青青比较远,边维持秩序边暗中观察。

比赛一共五轮,每轮结束后积分,1.5分就能升级,2.5分能跳级。小猴第一句执黑,对手看起来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长得不起眼。结果第一轮居然鏖战了将近40分钟。大多数初级的选手下棋很快,有的几个回合就决出胜负了。小猴在家训练的时候有时候也显得缺乏耐心,教练也提醒他们不要着急,要多想想。谁知道这第一局就践行了老师的教诲,两人你来我往居然下了半个多小时——几乎是他们组第一轮最后下完的。看得我们都替他捏把汗。我们也是第一次见识了比赛的残酷,如果被将杀要举手裁判来确认后,输的一方要签字——当我们看到小猴拿笔签字的时候。心放了下来,觉得小猴的对手够厉害——后来才知道这是个三年级的孩子,比青青大几岁。青青虽然输了,但也不亏。第二轮换了座位后,我们一看,傻眼了——对手是个大人。

小萌给我对视了一下,看来要完~就当是来玩了——我们只能这样互相安慰。也不太敢往青青那边看。

比赛结束后的选手要在休息区休息——就是屋子旁边摆了几排椅子。要等所有人比赛结束后,新的对战排位才能出来。所以小朋友们等待的过程中百无聊赖,就像在学校一样——开始追跑打闹,互相聊天玩耍。这时候作为志愿者的尹老师和黄老师就发挥了作用——在维持秩序的空挡,我们时不时地看看小猴,不知道顺利不顺利。这一局时间并不非常长,没过多久,我们看到小猴举手,裁判走过去,把笔递给他对面的大人——我去!竟然赢了!

开始王老师看到青青的对阵时还感叹他运气不好,“你猜怎么着?”王老师跟小萌说“青青赢了大人!真没想到!”我和小萌都有些激动,心情也放松了很多,即使最后结果不能升级,能击败大人也可以吹吹牛逼了。谁知青青的状态低开高走,后来又连胜三局!积4.5分,成功晋级,并且跳级,拿下了十四级棋士的等级!

牛逼!得庆祝庆祝,吃点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