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想到最近为什么没有写作的想法,大概因为写东西需要一个环境,无论写得是不是真正的所谓“作品”。有的人在自己的书房才能写下去,有的人要在浴缸里,有的人 甚至在厕所闻着屁儿才能灵感泉涌。我倒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不过至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需要一杯咖啡——无论是不是好喝,至少手边儿有一口饮料,因为我不 抽烟,所以没法从袅袅的清烟中汲取灵感。如果是老舍,他的桌子上肯定会有一盆花,我的桌子上倒也不用那么麻烦,不过如果视野前要能有一个窗户,窗外则是一 片旷野——有没有人无所谓,越荒凉越好——因为写作本来就是孤独的行为,要来就来的强烈一些的好。

  越荒凉越好。

  这样的环境确实难找,事实上我并不要咖啡,那是克服困倦清醒头脑的良药。重体力劳动是一切灵感的杀手,非理智并且欲罢不能。但结果非常清晰——那些表 达的欲望很快被吞没,写出来的也无非是平白无奇的文字。但仍然需要继续,意识中就像在走一段不知尽头的路,无法停止双脚,但头脑中永远无法放弃希望。仍然 需要咖啡……因为没有咖啡能够唤醒无欲望的意识。

  喜欢某一个作家,名叫阿乙。文字灰暗、精辟,直指人心。

现实:秋风扫落叶

谷歌相册备份

自拍

城市的深处

  九月开篇写得很是失败,是个残品,但我还是放在了网上,不为别的,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事实上我还想想了另一个故事,不过俗不可耐并且不伦不类, 于是删了。后来又想了想,这故事如同鸡肋,我也不想将之继续。我想不出情节,想不出人物,想不出表情,想不出话语。这个片段无论在我的笔下还是意识里都只 是一幅画面,且是一副没有主题的画面。


    从此以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不不不,这不是故事的结束,而恰恰是故事的开始。)

  谁知道婚后第二年就发生了经济危机。这个危机也许源于世界警察和阿拉伯世界对于原油所有权的争夺,也许是源于非洲津巴布韦对于黑猩猩的猎杀或者政坛混 乱导致的通货膨胀,也许是由于城市的尾气排放过多导致了全球变暖引起了北冰洋和南极洲的海平面升高,于是地动导致天变,台风、海啸、干旱、洪涝接连光顾各 个农产地–于是人们有种无收,富庶之地也灾祸不断,而穷窘之地自然是民不聊生了。就这样,粮食价那个涨啊,原油价也那个涨啊,什么价格都在涨,唯独兜里 的钞票和手上的生命线长短没有变化。即使是公主和王子也开始头疼,因为他们家在海外的股票和投资都上了世界经济这条动荡的船,终日只见摇摇欲坠,钱而不钱 了。终于有一天,国王告诉他的孩子们:“你老子我破产了,为什么你们知道么?因为我把钱全存在了米国的银行里了!他们丫破产了……他们曾经许诺过我很多东 西,但唯一没有许诺的是他们破产之前提前通知我……所以,我的孩子们啊,你们从此要自谋生路了!”说完老国王就死了。公主跟王子说:“还好咱们还有老爷子 留得一套宅子,卖了也能有个千八百万的,也有东山再起的本钱。”王子却说:“哎呀亲爱的,这房子早已被老爷子抵债了,而且还不够。本着父债子还的原则,咱 们一家算老大,继承了老爷子最多的遗产–这就意味着,咱们继承了最大一笔债务……”公主说:“啊!这…………亲爱的,体现你男人的时刻到了!”而后便带 着自己的嫁妆急匆匆地和王子最小的弟弟,也就是那个继承了最少债务的(同时也就是目前整个家族最有钱的)少爷飞到了巴黎,临行前,她说:“如果你爱我,那 么,等我!”王子深情地看着公主,觉得这话似乎应该他对她说。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飞机消失在天边一朵云的后面。回到家后,他坐下来,而后在纸上写 道:“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

  ……(这中间的部分文字用在了九月开篇《真正的南方》)

  一天就又这样过去了。回到家后,公主收到一封信,上面是熟悉的笔迹让她看了有些心惊肉跳,是那个小弟弟的。说“就剩三天了。”让她去,并叮嘱别忘了带 钱。她打开柜子,翻出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这就是弟弟出事的地方,有一个响亮的名字:红灯区。干脆让他死了算了–她想到自己来到这里之后的境遇,也不免 对这个亲人生出一股厌烦之心。“男人每一个好东西!”弟弟有钱,也就是因为这个她才决定和他一起来巴黎的。但并没有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他弟弟选择了一种 接触社会的方法,从基层入手,从被压迫者入手,于是他就去酗酒、去嫖妓,去接触开放的文化,去尝试自己国家里所不允许的事情。而他却因此倒霉地成为了当地 黑势力的牺牲品。尽管他说他的父亲(也就是那位已经去世的国王)已经破产,而他没有被绑票勒索的价值。但黑势力仍旧保持着“宁可错杀一千”的优良传统,反 正也是无本的买卖,无非是赚多赚少的问题罢了。信件即时而准确地发送到了他家,送到了他唯一亲人的手里。现实再一次在她面前变得残酷起来。她刚刚在工厂干 了一周,只能凑出一千块钱,他们出价太高了。她咬咬牙,攥着手中的纸条,走出门去。

  这里人潮涌动,她没法跟那些橱窗里的女人相比,公主甚至不敢去看她们裸露的身体。忽然间一个声音说道:“小姐,你有空么?”一个和她肤色一样的男人那 样看着她,从上倒下打量。她没有说话,点点头。“多少钱?”她伸出手,并张开。“五百?太贵了吧?”她只说了一句:“这是我第一次。”而后就转过头去看熙 熙攘攘的人群。对面的男人想了想,说:“好吧,跟我走吧。”然后又顿了一下,说:“其实并不是我找你,我是导游,我的一个客人要找个你这样的。”公主没有 说话,看着这男人的影子被霓虹灯拉了老长才跟了上去。

  一道门,门后是嬉笑声。“你等一下。”导游走进屋,她隐约只听到句:“八百?这么贵?”然后门开了,里面灯光昏暗,有三四个人的样子。导游走出去说, “我在楼下等你,完事给你结帐。”她走进去,感觉心跳的厉害,仿佛一根弓弦绷得极紧的时候被人使劲拨了一下。她的视野里有一张床,一个已经躺下的女人,她 听到洗手间的水声,然后一个男人走了出来,跟她说:“过来。”

  公主看到了王子。


  我总在想,这一切真是太糟糕了。这并不是我想表达的。现实生活和我头脑里的意识总是交织在一起,最后理不清了头绪——是意识流的生活,还是生活流的意识?

给人以评价确实是一种能力的体现,尤其是能够提出中肯的评价,着实的不易。

我总想给我认识的人来个“一句话评述”,但这显然不够客观或者确切,但至少也是我对于别人的感觉和反映。鉴于不可能达到“盖棺定论”的高度,所以这一句话 评述便更多的拥有了时效性。于是我想,也许可以来个“一句话评人”的年度版,每年更新一次,如此往复,便可知道此人到底如何了。

最近在听《明朝那些事儿》,此将可点。

于大爷

此公姓于名谦,字廷益,浙江钱塘人,明朝名臣,民族英雄。

不知道有多少北京人还记得他的名字。如果忘了就在看看正统年间那场著名的“北京保卫战”,同时还了解一下那场让人哭笑不得的“土木堡之变”以及那个明代宦官的大丑角:王振。如果有机会前往杭州,定前往其墓拜之。


“绵密”
百家讲坛的《解读张爱玲》里面听到的一个词语。

已经是秋天
但界定却如此平白
历法上的秋天并不同于地理上的秋天
无非是一个缓冲
让仍沉浸于温暖者有所期待
也让挣扎于炎热者有所期待
提前,或者推迟
不是问题

听恐怖故事、看恐怖片。在炎热之中等待冷汗袭身,然而却只有眼睛感到劳累——心不在此啊,不如去听听Wille Nelson的《Summer of Roses》或者喝一杯柠檬水,口中的感觉比眼中更加强烈。

风吹落叶
雨打残花
但在巨大封闭的室内
无所谓
窗外是否
骄阳似火

那歪戴帽子的男子从门旁闪出,目光落到你身上的时候恰好与你对视,然后伸手点指:“你,那里,肉。”声音和表情一样,毫无礼貌、尊重,仿佛一条指令,而听 者又是一台机器。我接收到了那条指令,低下头,心说“我操你妈!”,然后向“那里”走去,琢磨着这男子话中的问题——病句,没有谓语,如果说给别人肯定让 人糊涂,在国外呆时间长了没想到连国语都不会说了,哼!而且连外国人的礼貌也都没有学个一二,要是外国人,至少也会这样说“先生,往那个机器里加肉,谢 谢。”这是异族之间避免冲突的礼貌之举,而同族之间却将这些和祈使句中的动词都省略了(我心里道:咱们还不熟呢,就真不客气了)。我进冰库取了一桶生冷的 肉馅,推向巨大的机器。歪戴帽子的男子大概五十左右,面目却并不和蔼,双眉之间有一条肉缝,平日面无表情,显得一副清高之像,他不像其他工人那样会在工作 期间交谈,也似乎没有过开心的笑容,表现得倒和他的职务很贴切——不过是个监工而已,牛什么逼。

此谓极小众之地
集小众之人
说话、交谈、自言自语或者
仅仅是看看
你有权利
没人能说什么
即使是我
即使是大猫
都只是表示欢迎
当然,
我们有一些权利

______Part 2______

看了看MOP,有的帖子还挺有趣的。建议王老师多看看,以缓解生活压力带来的焦虑。

摘抄一句:
喝洋酒要喝强尼走着(Johnny Walker)。
另外一个翻译:
捷克斯洛伐克,又名,Jack,Slow Fuck

你知道金庸写的14本书可以连成一个对联吗?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你知道J.K.罗琳写的7本书也可以连成一句话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说一下所转帖子的地址:该贴来自MOP,更多您自己点去看。http://dzh.mop.com/topic/readSub_8524549_0_0.html

猪笼城寨
然后是一道破旧的门
巨大的机器,忙碌的身影
无时无刻的运转
人变成了机器
时间仅仅成为了计算数量的工具
同时计算金钱
计算消耗的气力和光阴

这是巴黎,这是七月,这不是潜意识,但反复出现在潜意识之中
会有一个总结,以及一些记忆

梦到蓝色
分不清是海是天
直到触地
才分清是下沉
还是上升

这是一个未完的梦
我却无法将之继续。
为此我重新入睡
却进入了另一个梦

飞到了澳大利亚,一个岛于大陆界线模糊的地方
一个城市,一个社区,一所学校
看到了弟弟,印象中他确实在澳大利亚留学
他问我,飞了多长时间
我说,不长,才一个多小时,巴黎并不远
在梦中,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而且千真万确

我抬头看着蓝天,然后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海
我问,这里叫什么?
他说,卧龙岗。
好中国的名字……

  • Part1 End

看了一篇博客,有几句话说得漂亮。但后来记住了一个名字:胡兰成。事实上每个醉心于文字的人都会有自己的第一读者,于我,曾经是老王,而现在,却没有了。 看“锵锵三人行”说到了“韩寒炮轰文学家”的故事,学到了一个词组:鲁郭茅巴老曹。这六个字所代表的六个人可以说概括了中国近代文学史。以后谈论文学就可 以活用了,张口就说“鲁郭茅巴老曹”,才是文学青年的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