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上班戴帽,出门脱帽。
  2. 晚上盖被子,穿袜子。

终于,终于,终于在几周不见天日的阵雨天气之后,天放晴了。本来计划上周前往的京西古道终于可以去了。京西古道位于有着北京西大门之称的门头沟区,永定河畔有一片微微起伏的丘陵。在这片丘陵之上,有着百年之前骡马经过踩踏出的一条印满蹄涡的山路。

我们一直想找一个距离不太远的捉虫目的地,最好有山有水,道路又不太崎岖。小萌表示“我并不喜欢爬山,我就是喜欢找东西”。为此前一阵我们前往大觉寺,一天下来喜获甲虫数只,甚至捉到了颜值爆表的黄粉鹿花金龟。回来以后小萌表示“以后3cm以下的虫子我都看不上眼了”。从那以后就一直再想进山,希望在途中有只大兜甲撞到帽子上被我们捡回家。

从前天开始,天气预报就说有大雨,昨天开始,天气预报开始蓝色预警,说有大暴雨。到了今天,天气预报精确到下午4开始降水概率达到50%,近期最强将于将于本日夜晚抵达京城。

我和小萌夜观天象,掐指一算,本来想去京西古道捉虫子,但下雨估计是去不了了,但还可以近郊走走,决定择日不如撞日,上午就前往植物园游览,植物园距离适中,进可上山,退可返城。于是早饭后就出发了。

什么叫去了就是赚了!什么叫做大自然的馈赠!诸位请看——
巨大的碧尾蜓
手掌大的蝴蝶
学名

最给面子的是,您猜怎么着,下午4点的时候,天气预报取消了蓝色预警,说云变薄了。不过雨估计还是要下的,因为我们回家的时候,植物园已经闭园不让人进了。感恩。

在香山的山顶上青青看着远山大喊:

“你~好~~你知道什~么~东~西~从屁股里出来却可~以~吃~吗?”

阅读全文 »

06月03日周五

经过不到一周的小区封闭+居家办公的生活。这一天的早上和前几天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谁能想到今天居然小区解封了!

话还得从小区封了的那一天说起,小区封的第一天,居民们就开始对封小区的正当性和合理性展开了讨论和调查,最后的结论是不太正当啊,小区溜溜封了一周了,但没有一天的新闻里提到我们小区被封控。也就是说官方,不是指小区官方,而是上面的上面,并没有认定我们是封控区或者管控区。也就是说作为基层管理者,对于一个次密接的到访显然反应有些过度了。据说还有朋友给某些热线打了举报电话,压力从上面转移到街道,也许就因为如此这般……就解封了。

总之是好消息,今天还是端午节假期的第一天。

我们只需要再做几天的健康观察就可以了,重新进入了社会面儿。

05月29日周日

小区门口

一个夏天平静安详的早上,天并不热。我按时起床,去小区跳绳之余做了核酸。回家后小萌已经做好了早餐。吃完早餐穿着睡衣打开视频会议。小萌带着青青去做核酸,我准备开始一天美好的工作。刚打开电脑愣神,接到了小萌一条信息。话说字少事儿大,短短6个字,让我愣在原地好几秒钟——

咱们小区封了。

然后就是一个视频,视频显示小区出口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几个娴熟的工人正在安装铁板。周围是很多居民在围观。我就像一个吃瓜群众吃着吃着才恍然大悟自己变成了瓜。那些新闻上的封控信息居然发生在了我们小区——而我们可是在一方净土石景山区啊,而我们小区是净土中的净土——好几个出租司机都说过,开到这边这么多次,第一次知道这里还有条小路,这里还有个小区。

但情况还是出现了。封控消息一出,整个小区哗然。小萌回来说,院子里都是骂骂咧咧的大爷大妈。还有因为无法出小区和街道管理人员咨询的居民。我们这种本来就居家的最peace,无非只是如同玩吃鸡一样缩小了安全区。从门口大铁门封起来的一刻起,我们小区就不再属于社会面儿,即使小区真有了病例,也不会影响社会面清零的大计——用上面的话说,一切都在管控范围内了。

这些政策我们都理解,并且举双手赞同。但到底因为什么封我们都很迷惑,用秋菊的话说,俺就要个说法。

北京之所以是北京,因为北京不是上海。经历了曾经的SARS,和之前新发地的疫情,目睹了上海的疫情,今天的北京疾控几乎是全中国最有经验的疾控团队,也拥有心理素质最好的居民。果然没多久,随着小区封控,只进不出,快递拦截,一切隔断。社区迅速组织力量,没多久我们就进入了社区微信群,从楼长那里得到了官方消息:原来这一切的发生,都是拜海淀区四拨子村所赐。

故事还得从几天前说起,书说简短,海淀区四拨子村前期有比较严重的疫情,也属于封控区域。有个四拨子村的孩子因为没有跟社区报备就跑出了村,过了河,上了山,进了城,然后跑到了我们小区去找他的家人。结果防疫办查大数据查到了我们这里,结果我们就被封控了。大疫当前,宁可从严也不能放松。但错也不在本区居民,这个原因让人听起来就比较郁闷。

其他一些值得记录的内容。

收到了菜包

封控当天晚上,楼长就在群里说晚上大家下楼领菜包。于是晚上十点每家出一个人,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去楼下拿菜包,顺便里面还有两次的抗原检测试剂盒。菜包里有一些大葱、圆白菜一颗、黄瓜两根、土豆两个、洋葱两个。拿菜包的时候,听楼下大爷大妈们称赞街道:咱们街道还不错,小区刚一封就发菜包,这是给咱吃了个定心丸儿啊。不过上面做事儿很多时候是没有章法的,并不是按规矩办事,而是变化太快,响应不过来。就如同这封小区,这发菜包,作为居民,只是被拉进了群,收到了通知,让干嘛就干嘛而已了。

装上了门磁

一切如疾风骤雨,就像我半夜醒来,听到外面窸窸窣窣咣当咣当,醒来以后回想才知道是街道连夜在安铁板封小区。还有一些行动都无声无息。比如第二天早上起来,打开门扔垃圾发现每家每户都安装了门磁。就是那种为了限制人出行的高科技物件儿,据说有开门次数,超过次数后一开门就哔哔作响。然后大数据就到了街道电脑上了。我们惊诧街道的办事效率,然后再仔细看,发现门磁并没有完全激活——上面有个黄色片片没有摘下来,和阻断玩具上的电池一个道理。但也没有官方消息告诉我们到底激没激活。

当然有好事的居民马上第一时间就问了楼长,楼长代表街道也语焉不详。但这妨碍不了大爷大妈下楼遛弯。于是我们又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楼下大爷拍着胸脯子说咱们小区问题不大,门磁就是先装上,要是真有阳性的再开启。仿佛那个开关就在他家床头柜上。然后又有几个大妈说这街道是不是做的有些过分,至少应该先告知居民。不过无论如何,装上门磁后,让我们出门下楼都多加了一份小心,虽然只是下楼扔垃圾拿外卖,但出去次数多了总觉得做贼心虚。

自捅了双鼻

小区封的前一晚就有街道的大妈上门发试剂盒。要立即马上测试。于是沐浴更衣之后,仔细阅读了抗原试剂盒说明。操作倒是不难,摆放好了溶液后取出棉签儿,直插双鼻捅就完事儿了。按要求棉签要在鼻孔待15秒,完成转体两周半的动作。我一棍子下去,马上就忍不住来了四五个大喷嚏。擦干净后,只能又强忍着捅了几个来回。这就意味着接下来是一串打喷嚏。测完后只是想感恩,感恩不是在外面让别人捅,否则场面肯定不太乐观。

某蛾

拍摄于植物园一棵树的树干上。捉的时候这个虫子没有逃跑,显出一副虚态,可怜楚楚的,翅膀也像是破碎的树叶树皮那样。

后来查了一下,粗略判断应该是某种蠹(du四声)蛾,鳞翅目蠹蛾科(Cosidae)昆虫。应该是害虫。可怜样估计是吃了杀虫剂的缘故。

05月21日周六

晚上7点半。公司钉钉发来通知,说从下周一开始,进入居家办公的状态。因为公司所在大厦的对面小区出现了一粒新冠阳性病例。根据社区的判定把周遭一片都划为了管控区。也就是说,不能去公司上班了。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居家状态,其实在此之前小猴已经放假居家有一段时间了。我的加入让三个人进入大眼瞪小眼,生活工作混为一谈的状态。为了避免这种状态影响工作,公司公布了若干政策,比如每日视频例会、多多沟通、每日日报,以及居家期间按80%薪资计算的降薪处理。虽然理解公司的政策,但实际上也感觉到了疫情的压力。这个时候就得往开处想,看看家门口八宝山上的祥云,就如同相声里说的,您别老往上看,您得往下看,往下看才能心情舒畅。您觉得北京苦,但看看上海,您至少还能出门溜达溜达买菜逛公园呢。

寻龙分金看缠山啊

五一假期我们一家三口前往阳台山。夫阳台山,环海淀皆山也,西有玉泉山,北有凤凰岭,阳台山就在那凤凰岭之南,大觉寺以北。连古上香道,可穿至妙峰山金顶或犬齿般的鹫峰。

时至五一假期,不得出京的人都憋坏了,城里能开放的公园都是人,就连香山植物园也堵车堵到几里外。于是我们取轻巧路远上寒山。早上7点就抵达了山脚下,趁着游人不多开始攀登。谁知这一程居然看到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