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疆归来

新疆是一场梦一样的旅程。当经历了烈日暴雨狂风和林间温和的阳光之后,你会在某一个时刻梦到自己是一匹马,在无边的草原上吃草,或者奔跑。

在此之前,我对于平坦不屑一顾。有雪线的高山让人望而却步心声敬意,有江河的谷地让人赞叹自然的奇特。而平原的一望无际总给我带来绝望的感觉,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直到来到了新疆。

2022年暑假第一天,我们前往新疆。

启程之前

启程之前能否出行的问题就一直在困扰我们。很久之前就确定了新疆的行程,报了团,交了钱,就看政策是否允许出京了。预计是7月15日开团,也就是孩子放假的第一天,而几个月前的北京正在经历一轮疫情,能否复课都要看老天爷,就连我们小区都经历过一次封控。这一折腾就到了六月,孩子们终于开学。我们虽然也复工,但也开始了常规化核酸。每天看着疫情的数据只希望北京的数字稳定地降下去,另外也希望政策宽容一些,新疆能接收我们这些游客,至于核酸,您随便捅千万别客气。

终于到了7月初得到了组团方的消息,说新疆那边已经有了入疆的游客。只需要北京健康宝绿码加上48小时核酸,以及通信大数据没有经过中高风险地区的记录就可以了。于是火速订机票——乖乖,真他娘不便宜。因为距离出发时间太近,折扣并不多,再加上今年的燃油附加税增加,导致成本增加很多。而且此行千里,来回四趟飞机,所以光机票就花了近2万。

总之还是那句话,能顺利出发就好。于是订票后的几天我们同样是心怀忐忑,并且时刻关注着疫情数据和政策。并且在最近的一个周末都没有出门溜达,生怕大数据上新增风险区的记录。终于在小猴放假前一天我们一切准备就绪。根据旅行社的介绍,整整准备了每人12套衣服,从短衣裤到秋冬的厚衣服几乎把大衣柜装进了箱子。青青也异常兴奋,说我要去新疆喽。

伊宁

出行之前我对新疆一无所知,甚至不知道落脚的第一站伊宁是何处何地,只在出发前一天草草看了看手机地图——原来如此之远,偏隅新疆以西,难怪从北京飞到伊宁连转机花了6个半小时之久。中间还落脚了克拉玛依机场——一座因油田尔诞生的城市。
赶快记录一下,要不很快就忘了…

伊宁机场出来,天特别蓝,阳光倾泻下来,对比度比北京高不知几度。炎热但并不闷热。从阳光下走到树荫下,能感受到通透的清爽感。北京刚刚入伏,即将进入桑拿天的状态。来新疆就算是避暑了。

接风的第一餐吃的就上了羊肉——出行之前我就期待过,这次去新疆,得吃点正经羊肉。这第一餐就上了胡萝卜炖羊肉——是真羊肉,还有两个颜色的胡萝卜。这个我懂,手抓饭都少不了红胡萝卜和黄胡萝卜。当然还有土豆和皮牙子,都安排了。当然,还有传说中的夺命大乌苏。

三泡台

一进餐厅就看到门口的茶,说是特色的「三泡台」。门口的玻璃茶壶里是复杂的组合:茶叶、杏脯、桂圆、红枣、菊花、枸杞还有黄澄澄的一根巨大的冰糖。小猴看了又惊又喜,到了座位就开始盘算,吃完了临走还去问服务员阿姨多少钱一袋。我们赶快拦住,这可是第一天,购物什么的咱们往后放放。

卡瓦斯

卡瓦斯几乎是每个新疆餐馆都售卖的饮品,有不同的口味。这种饮料在东北叫格瓦斯。

上大巴前往酒店

这次出行的团友都是泡泡老师的老朋友,并且都是我们之前参团见过的小朋友及家长。也因此不用相互介绍破冰,小朋友们一上来就开始了交流,小猴拿出他的奥特曼卡,在餐后赏了一波卡。